您现在的位置: 东莞市蓝天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发文单位:东莞日报   作者:张安定 陈…  更新时间:2012-11-3 15:34:43   浏览次数:1534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联合专业机构深入走访发放千份调查问卷 东莞居民对自身及家庭方面评价较高

  ■增加东莞市居民幸福感的主要因素是,和睦的家庭关系、丰厚的收入薪水、健康的心理状态以及稳定的社会局势

  东莞时间网讯 全国人民喜迎党的十八大之际,“幸福”迅速成为各地热词。东莞提出“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东莞、实现高水平崛起”的战略目标,将提高群众“幸福指数”置于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备受各级党委政府和群众百姓的重视和关注。

  今日,市社工委、市委宣传部、东莞报业传媒集团联合发布《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并将于今日举行发布活动。此次“东莞幸福指数”调查活动缘于“南粤幸福活动周”,问卷调查环节由本报联合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社情研究中心实施,耗时近一个月,精准了解到东莞群众“幸福指数”水平以及他们的幸福诉求,旨在让群众发出声音,让政府施政更具有针对性。

  调查结果显示,东莞市居民对自身及家庭方面的评价较高,其综合评分为74.5分;东莞市居民最关心的问题是身体健康、收入问题、子女教育以及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增加东莞市居民幸福感的主要因素是,和睦的家庭关系、丰厚的收入薪水、健康的心理状态以及稳定的社会局势。

  【调查对象】

  踏遍全市样本涉及十大阶层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CNSWSP)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CNSWSP)

  “东莞幸福指数报告”调查活动由本报联合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东莞社情研究中心的专业数据调查团队进行。本次调查范围覆盖东莞32 个镇街,共发放问卷1300 份,收回有效问卷1274 份,有效回收率为98%,样本代表性高,符合统计分析的要求,并辅以400份深入访谈样本作为研究分析的补充,调查结果真实性强、可信度高。

  在具体的调查对象上,本次调查采用深圳市社科院对深圳市十大阶层的定义及比例,将问卷调查对象具体分为十大阶层(见表1)。

  本次调查将居民幸福指数定义为居民对自身健康、家庭、工作、人际交往及社会的五方面的幸福感的总和,共分32个子项目(见表2)。

  此外,调查主要借鉴市场调查中关于顾客满意度中对于顾客态度的度量方法,用数字去度量人们的主观幸福感。本次调查采用的等级评分表为5 个等级,分为非常满意、满意、一般、不满意、非常不满意,对应的分数为100 分、80 分、60 分、40 分、20分。

【数据分析】

  居民最关心身体健康问题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CNSWSP)

  调查显示,东莞市居民的幸福指数的平均分为68.3。其中对自身及家庭方面评价较高,但对社会方面评价较低。其中,东莞市居民感到不幸福的因素主要是收入低、身体不健康以及与家人关系差。

  在东莞市居民最关心的问题调查选项中,身体健康、收入问题、子女教育以及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位居前四。增加东莞市居民幸福感的主要因素包括,和睦的家庭关系、丰厚的收入薪水、健康的心理状态以及稳定的社会局势。调查显示,跟过去相比,53.1%的人认为2012年的压力更大,仅有6.5%人认为压力更小,29.3%的人认为没什么变化。

  对东莞市十大阶层居民的幸福指数进行比较:总体来看,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经理人员、私营企业主对社会生活比较满意,得分为65以上;学生和无业失业人员对社会生活满意度较低,得分为62 以下。不同职业人员生活质量水平满意度调查得分显示,职业与幸福度关系密切,其中,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幸福感最高。(见表3)

  【对策建议】

  “做大蛋糕”提高居民收入加大公共财政投入

  针对调查所显示的信息,本次调查提出的对策包括:首先,加快经济建设,增加经济总量,提高居民收入。调查显示,居民的幸福感首先来源于经济收入,稳定而持续增长的经济收入是居民幸福生活的基础。

  调查显示过半数的居民感觉2012年全年的精神紧张程度比过去要大。因此,政府要把“做大蛋糕”作为实现居民幸福生活的首要目标。

  同时,政府需要加大公共财政投入,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调查显示,居民对公共服务的满意度较低,得分普遍在60 分以下。改善民生,获得较好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是居民幸福的直接来源,也是政府提高居民幸福度的主要工作。

  在改善民生过程中,除了要整体提高社会福利和保障的同时,我们需要尤其关注弱势群体的需要,注意拉近不同层次居民之间的差距,促进社会公平,提高居民的幸福感。

  此外,政府需要完善就业服务,扩展职业发展空间,从而保障从业者的合法权益。调查显示,居民第二大关心的问题是“收入问题”,占22.1%,而在能增加幸福感的因素中,“丰厚的收入薪水”也是位居第二的重要因素,然而当前感到不幸福的因素首当其冲的是“收入低”,占16.9%。这里说明了居民在就业收入方面现实与理想存在较大的差距,这也是居民感到不幸福的重要原因之一。

  幸福指数解码

  Part1 最满意&最不满意

  A、对家庭满意度最高

  东莞市居民对自身及家庭方面评价较高。在健康、家庭、工作、交往、社会这五大领域中,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对于家庭方面的满意程度最高,其综合评分为74.5。

  对涉及这五大领域的共32个项目的满意程度中,居民对于与父母、子女关系的评价方面最高,其分数分别为77.5和75.0。家庭满意度调查中有一项是对婚姻(爱情)的评价,1220个调查对象中,仅115人表示不满意和非常不满意,99人在满意以上,还有406人表示一般。

  B、对食品安全评价最低

  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对于社会方面的满意程度最低,其综合评分为58.5。这方面的调查包括:食品安全评价、自身住房条件评价、环境卫生评价、公共交通评价等19个子项。

  这其中,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对公共文化设施和经济发展评价最高,为63.8分;对食品安全评价方面最低,其分数为51.6分。

  其次是物价水平和社会治安,分别为52.0和53.0分。在对社会治安的评价方面,1269份有效问卷中,只有213人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

  Part2 居民比较关心收入问题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CNSWSP)

  身体健康、收入问题、子女教育以及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最关心的问题是身体健康状况,占所有问题的22.1%。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其次关心的问题有:收入问题,占所有因素的16.4% ;子女教育,占所有因素的11.5%;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占所有因素的11.5%。除“其他”外,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关心的问题的程度最低的是交通出行,占所有因素的3.5%。(见表4)

  Part3 为啥不幸福&怎样才幸福

  A、收入低成不幸福主因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CNSWSP)

  东莞市居民感到不幸福的因素主要是收入低、身体不健康以及与家人关系差。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认为收入低因素最让他们感到不幸福,占所有因素的16.9%,工作/学习环境差因素最让他们感到不幸福的程度最低,占所有因素的4.7%。需要注意的是,收入低、与家人关系差、身体不健康这三个因素是让东莞市居民感到不幸福的主要因素。(见表5)

  专家点评:

  从最让东莞市居民感到不幸福的因素占所有因素的频率仅有16.9%的情况来看,让东莞市居民感到不幸福的因素并不单一,而是有若干个因素综合让他们感到不幸福。

  B、家庭和睦最能增强幸福感

《东莞市居民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今日发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CNSWSP)

  分析认为,增加东莞市居民幸福感的主要因素是:和睦的家庭关系、丰厚的收入薪水、健康的心理状态以及稳定的社会局势。

  被调查的东莞市居民认为最能增加他们的幸福感的因素是和睦的家庭关系,占所有因素的20.7%。其次的因素是:丰厚的收入薪水,占所有因素的15.4%;健康的心理状态,占所有因素的10.3%;稳定的社会局势,占所有因素的0.2%。(见表6)

  幸福点击

  关键词:性别

  东莞女人比男人幸福

  分析本次调查结果,不同性别的调查对象在情感指数、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状况上的差异都不是很显著,但女性在各项上的评分上比男性略高。在具体的评分方面,女性给出的幸福评分为75.7分,男性给出的分数是73.6分。

  专家点评:

  深入访谈发现,如果女性在遇到不好或难以控制的事件时将体验到更多的消极情感,但是当她们的生活美好时,将比男性体验到更强烈的幸福,因此在整个幸福感的水平上,两性的幸福感比较平衡,但女性相对较高。

  关键词:收入

  月入4000~5000元幸福感强

  本次调查显示,月收入4000~5000对幸福感的评价最高,为78.4分。处在这个收入水平的87个调查对象,打出的分数都在60分以上,而在对其他收入水平的调查打分中,均有低于60分的评价。

  专家点评:

  调查中有一部分低收入(没有正式工作的)被调查者是大学生,所以这里数据会出现一定的误差,东莞居民比较注重教育,而且大学生在东莞有一定社会地位,并且没有生活负担,所以他们对个人幸福感的评价比较高。

  关键词:职业

  私营企业主幸福指数较高

  调查显示,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私营企业主和办事人员在幸福指数上都比较高,而无业失业人员、产业工人和农民的幸福指数都比较低。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对幸福的评价为78.2分,私营业主其次,为77.4分,幸福打分最低的为失业人员,他们给出的分数是70.3分。

  专家点评:

  职业与收入、声望都是社会分层的主要因素,而且彼此紧密相连,职业比较好的群体意味着拥有比较高的社会地位,与职业一般的群体相比,情感、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可能要高一些。

  关键词:学生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学生群体打出的幸福分数也比较高,同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对幸福的评价分数一样,而深入访谈发现,离退休人员属于指数较低的群体。

  专家点评:

  学生还没有完全步入社会,主要任务是学习,当前主要依靠父母的养育,缺少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感,其幸福感较高可能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离退休人员离开工作岗位后可能存在失落感,且随着年龄增长生理机能逐渐衰退等因素,使得幸福感降低。

  五大阶层幸福观

  私营企业主对“家庭和健康”最为满意

  1、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

  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平均分是75分,他们对“家庭”最为满意,综合平均分最高为80分;对“社会”最不满意,综合平均分只得63分。

  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较满意的社会生活领域依次为:与子女关系、与父母关系、与其他亲人关系、人际关系,得分分别为82、81、79 和79分。较不满意是目前的物价水平、食品安全问题、社会治安、政府廉洁程度,居民对这些领域的评分均在60分以下。

  2、私营企业主

  私营企业主平均分是71分,他们对“家庭和健康”最为满意,综合平均分最高为75分;对“社会”最不满意,综合平均分只得62分。

  私营企业主较满意的社会生活领域依次为:父母关系、子女关系、其他亲人关系、身体健康状况、婚姻(爱情),得分分别为77、75、75、74和74分。

  3、专业技术人员

  专业技术人员平均分是69.9分,他们对“家庭和健康”最为满意,综合平均分最高为75分;对“社会”最不满意,综合平均分只得57分。

  专业技术人员较满意的社会生活领域依次为:与父母关系的评价、自身精神、身体健康、其他亲人关系,得分分别为78、76、75和75分。

  4、商业服务人员

  商业服务人员平均分是68.2分,他们对“家庭”最为满意,综合平均分最高为74分;对“社会”最不满意,综合平均分只得59分。

  商业服务人员较满意的社会生活领域依次为:婚姻(爱情)、身体健康、父母关系、子女关系,得分分别为77、74、74和74分。

  5、产业工人

  产业工人平均分是67.5分,他们对“家庭”最为满意,综合平均分最高为73分;对“社会”最不满意,综合平均分

只得58分。

  产业工人较满意的社会生活领域依次为:父母关系、子女关系、身体健康、其他亲人关系,得分分别为77、73、73和72分。

  调查感言

  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东莞社情研究中心主任周巍博士:

  幸福基于民生不止于民生

  记者:通过调查感知到东莞人是如何理解幸福的吗?

  周巍:当一个地区中的大部分人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发展经济无疑会提高人的生存率和幸福感;反之,经济与幸福的关联度就会减弱。当前东莞居民幸福感的高低,往往取决于很多与经济无直接关系的因素,例如情感状况、社交关系、生活环境、社会民生等。

  在我们的调查和访谈中,社会治安、公共道德、社会保障、公民权利行使、社会公平正义等等一直是居民强调的重点,是对党和政府的期盼,所以幸福已超越经济增长,基于民生,但内涵不止于民生。

  记者:如何看待东莞幸福指数总体分数结果?

  周巍:要科学客观看待这一结果。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提出了幸福公式:幸福=效用/欲望。一方面中国人的幸福预期被社会进步与经济发展抬高,也随着政府的承诺而提升,分母不断加大;另一方面,生产力的高度发达和物质财富的积累给个人和社会带来的效用不可能无止境地增加,总会有一个边界。

  所以东莞幸福指数的分数高或低都并不令人担心,但是,在幸福指数的各项指标评分中,其中对自身及家庭方面评价较高,但对社会方面评价较低,特别是涉及政府的公共服务、物价水平、食品安全、社会治安和公共交通等方面的评价不是很理想,这值得关注。这表明,东莞居民较满足个人层面的生活,但对整体社会大环境还有更多期望。

  记者:如何推动幸福东莞建设?

  周巍:要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社会工作和社会组织应当也必须大有可为。社会建设要走出政府大包大揽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必须树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工作理念。在以后幸福东莞的建设中,社会工作和社会组织应当也必须大有可为。

  社会组织是现代社会最重要的细胞,对于弥补政府失灵、市场失灵,满足居民多样化需求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而,社会组织的良性健康发展,必然会带来社会结构的优化,居民幸福感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