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莞市蓝天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十年内必有社工进入中国领导层——NGOCN专访东莞市横沥镇隔坑村社区服务中心副总干事谭翠莲
发文单位:NGOCN网站   作者:王灿明  更新时间:2013-3-14 17:36:19   浏览次数:2149

  (NGOCN特约报道 采写 王灿明)2013年3月12日,由南方都市报、南海团区委及南海义工联主办的珠三角公益慈善周首届义工交流营,在佛山市南海区仙湖度假区举行,东莞市横沥镇隔坑村社区服务中心副总干事谭翠莲女士作为应邀嘉宾出席了交流论坛。藉此机会,NGOCN特约记者带着几个以社工行业相关的问题,对谭翠莲女士进行了专访。

首个服务于“新莞人”的社工机构

  谭翠莲女士的丈夫徐祥龄先生是香港的资深社工。在解决了退休后的生计之后,谭翠莲与丈夫04年带着积蓄来到东莞,在横沥镇隔坑村建立了东莞第一个面向农民工的社区服务中心。他们运用自己的社工专业知识与技能,以义务的方式开展农民工服务。

  自09年开始,东莞政府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向各社工机构提供资源。隔坑村社区服务中心根据此政策开始拓展服务领域,现在中心已有司法、禁毒、妇联等多个领域的服务项目在运作。

  然而谭翠莲也向记者反映,东莞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招标项目主要是面向本地居民,而无论人口基数还是服务需求较本地居民大得多的农民工及其子女,政府面向这个“新莞人”群体的资源却相当缺乏,中心只能自筹资源继续开展面向新莞人服务。现时中心是通过在政府购买服务的这些社工岗位中,抽调一些人手兼职向农民工及其子女提供服务。官方也意识到面向农民工的服务确实有必要存在,于是也默许了中心以这种带点变通的方式运作。

  4:30学堂送“外卖”

  谭翠莲特别提到了面向当地随迁儿童的“新候鸟计划”,她将当中的“4:30学堂”形象地称之为“送外卖服务”,“我们把辅导中心设在学校旁边,像送外卖一样把服务送到学校门口。”4:30学堂在当地学校下午4:30放学后开始接待这些父母仍没有下班的随迁儿童,学堂内有社工辅导他们完成作业,让他们到了父母下班的时间再回家。

  随迁儿童初到东莞普遍有适应障碍,由于此前长年与父母分隔两地,关系疏离,针对此情况,中心在周末会举办一系列亲子活动,例如组织随迁儿童的家庭出外游玩,让他们增进感情联系。

  受助学生立志反哺机构

  除了向农民工及其子女提供社会工作服务,谭翠莲介绍,考虑到农民工家庭的经济状况,其中心自06年开始对经济紧绌的农民工家庭子女提供学费及生活费的资助。学生获资助的金额视学历、家庭情况,从一千元到五千多元不等。这笔助学资金主要来自香港有心人士的捐赠,现在有三百多个学生正在接受资助。计划开展至今,前后总计已有一千多人次受助。

  令谭翠莲倍感欣慰的是,数名接受过中心服务或资助的学生,在升读大学之后选择了社工作为专业,毕业后有意留在中心向像他们一样出身的新莞人群体提供服务;而由于他们已在中心担任过相当一段时间的义工,对中心的情况早已熟悉,中心也有意在他们毕业后聘用他们继续为中心提供服务。

谭翠莲:十年内必有社工进入中国领导层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谭翠莲女士给新莞人发放助学金(图片由机构提供)

  义工讲求爱心奉献,社工强调专业责任

  针对当前仍有不少人甚至是公益界人士将“社工”与“义工”两者混为一谈,谭翠莲向记者明晰了“社工”与“义工”的区别。她指出,首先,义工可以随缘随意地提供服务,讲求的是无偿的爱心奉献,而社工则是一份职业,社工要对服务对象进行持续的跟进,要立足于改善案主的生活状况,社工有个案跟进的责任直至结案;第二,普通义工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与技能也能开展服务,然而社工则需要掌握相当的专业知识和服务手法,举个例子,对于有自杀倾向者所要采取的应急干预,不是一般的义工能够胜任;最后,谭翠莲认为,社工与义工之间存在着互动关系,社工可以组织义工向社区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同时这也是社工的专业技能之一。

  政府购买服务该由第三方机构进行评核

  对于记者提出的“如何看待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这一问题,谭翠莲认为,政府购买服务是一个过程,香港在早期也走过这条路,现时依然存在。她觉得这个政策很好,能使做得好的机构可以继续获得资助。同时她觉得需要改进的是,今后最好能交由独立于政府、社工机构之外的第三方机构作项目评审,政府相关部门也要多落区,不能单凭看数字指标就断定一个项目的优劣,务必亲身了解到整个项目的运作情况。

  机构负责人应保持社工队伍的专业性

  对于社工待遇的大幅改善及岗位的大幅增加,会否引致非社工专业出身的社会人士,通过突击考证的方式流入到社工队伍当中,从而令社工队伍的整体素质下降?谭翠莲表示对此不需要那么悲观,她认为有竞争才有进步,能者居之。现时内地社会已经走向规范化,制度化,还有问责制,尤其是社工圈,已很难被外界所蠢食。但同时她也承认,树大有枯枝,的确遇到过例如街道办的工作人员突击考取社工证,然后要求到中心做社工,但他们只擅长于街道组织,而面对个案跟进,或是危机处理,则基本上无能为力。谭翠莲认为,能否保持社工队伍的素质不受冲击,很在乎各个机构的负责人如何保护自己的社工队伍。

  社工纳入公务员系统为时尚早

  对于早前包括曾志伟在内的香港政协委员联名提议将社工纳入公务员系统,使社工的薪酬水平与公务员看齐一事,谭翠莲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直言这些政协委员并不熟悉内地的社会工作的实际情况。他认为,香港的社会工作行业已发展了七十年,注册社工可以应聘政府机构提供服务,也可以在NGO供职,行业架构很健全;而内地的社工行业才发展了十年八年,远未到成熟的阶段,而且很多地方领导对社工这个行业还不了解,不熟悉,甚至不认同,现时并不适合纳入公务员系统。她形容若急于把社工纳入公务员系统,将会使社工队伍走进“取悦上级,而非取悦老百姓”的死胡同。“内地有内地自己的国情,不能照搬香港的经验。”

  十年内必有社工进入中国领导层

  新入职的社工常会有气馁的时候,尤其是在第一年,不少社工很想放弃,离开这个行业。谭翠莲总会劝说他们再留下多一年,她以当初如何在东莞创业的经历勉励新入职的社工:“政府对我们很抗拒,认为香港人过来内地做农民工服务太敏感,不知是不是跟国外势力相勾结;农民工对我们也诸多猜忌,认为我们是来骗人的,天底下哪有送礼物不收钱的好事……”熬过这么多年的冷漠,到现在终于看到了收成,多年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但谭翠莲也清醒地表示:革命尚未成功。

  最后,谭翠莲女士认为,不出十年,中国的领导人队伍中,一定会有社工的身影。她不无乐观地向记者表示,社工是一个最为贴近基层的专业群体,当这个行业做出了成绩,当局一定会在社工队伍中挑选优秀人才进入领导层。


链接:http://www.ngocn.net/?action-viewnews-itemid-86474